引援调节费政策终于松动 最好的方法依然是废除

引援调节费政策终于松动 最好的方法依然是废除

阿瑙阿瑙

  来源:足球报

  记者陈永报道 上月31日晚,2020新年即将来临之际,中国足协发布了2020赛季职业联赛全部新政策,其中就包含之前没有发布的非血缘归化球员的报名和上场限制条款,规定为非血缘归化球员可按国内球员报名1人,超过1人之外的占用外援名额,应该说,该条款在公平和合理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,赢得了比较普遍的认可。

  实际上,让记者更为认可的一个变化是:和上月25日公布的政策相比,备受争议的“引援调节费”也出现了调整,虽然没有能够一步到位,但破冰之旅已经开始了。

  中国足协最新规定如下:“引援调节费:国内球员及外籍球员转会引援调节费费用标准保持不变,调节费征收由全额收取改为差额收取。”

  其实,这只是一个微小的变化,但即便微小,却也成为破冰之旅的开始。

  2017年6月20日,中国足协发布公告,从2017年夏季转会开始征收引援调节费,范围是亏损俱乐部,标准是外援超过4500万人民币,内援超过2000万人民币,按照实际转会费等额收取引援调节费,换句话说,如果你外援引进花了4501万元人民币,你就需要交纳4501万元引援调节费,合计花费9002万元。

  这确实不合理。

  现在,调整后的引援调节费就相对合理,比如有俱乐部看上一名外援是800万欧元,现在它就可以没有太多顾虑地拿下了,因为俱乐部只需要交纳1025万欧元万引援调节费)即可,若按以前的全额计,则是1600万欧元。

  其实,更不合理的是内援调节费。外援调节费有一定的背景,比如受到外汇政策的影响,也和中超泡沫化相关,客观来讲,即便是以575万欧元的转会费引进外援,其实力也明显超越本土球员,但内援转会费完全和市场规律相悖。

  内援调节费导致了几个严重的后果:其一,按这几年的行情,但凡不错的内援绝不止2000万元人民币,但最后所有俱乐部清一色以2000万人民币引进内援,实际上就是造假;其二,严重损害青训机构的利益,比如一名球员实际转会费1亿,但俱乐部造假导致该球员的名义转会费只有2000万,青训机构原本应该获得的500万元联合机制补偿款就变成了100万元,青训机构损失高达400万。

  记者对旧版内援调节费的评价就是“恶政”——和鼓励青训的初衷背道而驰,但受制于一些特殊情况,两年多来却始终没有调整,但两年半后的今天,内援调节费终于出现了松动。

  虽然距离废除或者合理化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,但既然破冰,未来便充满希望。

  应该说,在这个冬天,中国足协发布的一系列新政策,和俱乐部的预期比较吻合。之所以如此,足协一方面承受着各方的巨大压力,另一方面也不断和俱乐部沟通,最终做出了多项符合预期的政策,从这个角度讲,我们需要给足协点赞,正如足协一位人士所说:“为了这些政策的合理化,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!”

  当然,点赞之余我们仍旧要提出更好的改进意见。外援调节费姑且不论,内援调节费方面,最好的办法是废除,目前本土优秀球员短缺,价格高昂是自然而然的市场规律,未来更多优秀球员涌现,转会费自然就恢复正常了。

  如果不废除的话,最好的办法是提高标准,并且实施阶梯费率征收方式,比如将内援调节费标准调整到5000万元人民币,之后基础费率是20%,随后每增加1000万提升费率20%,最高到100%。

  如此,一名1亿元人民币转会费的球员,总计费用是1.3亿万引援调节费),安全起见,俱乐部也便没有必要作假了,当然,也可以广泛征求意见,设定其他的标准和费率。

  所以,关于内援调节费,期待中国足协通过观察随后的市场反馈,结合中国足球市场的规律,能够再次进行相应的调整乃至废除,如此,善莫大焉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